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书摘冷面幽默与爬格创作:斯坦·李的漫威激情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4-14

  本文节选自《漫威之父斯坦·李》,作者:[美]鲍勃·巴彻勒,译者:吕颜婉倩、尚书、张雪纯、隋钰冰,审阅:努力的Lorre,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尽管李已经放弃了在漫威里的主要写作职责,他却从未停止过创作。他的脑中时时刻刻都在产生新想法,并把它们付诸纸端。他在上衣的口袋里随身携带一个小的螺旋记事本,用它来记录灵光一现的想法。他甚至在床头放了一台录音机,以备半夜里灵感光临。

  作为发行人,李对漫画出版以外的事情有了更多的控制权,尤其是古德曼遗留下来的那些低俗杂志和少女杂志。或许是担心超级英雄的热潮终有一天会退去,李将很多精力花在了杂志的运营上。他总认为杂志工作者是漫画从业者的先驱,会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和赞誉。

  在杂志方面,《疯狂杂志》取得的成功和巨大影响力在一段时间里给李带来了压力。六肖规律,http://www.9047a88.com或许是因为他嫉妒该杂志的发行人威廉·盖恩斯能在“魏特汉事件”后使漫画摆脱困境,又或许是因为威廉交际面广泛,人脉中不乏美国漫画家艾伦·贾菲、漫画作家维利·伍德等知名人士。在这些人的鼎力相助下,《疯狂杂志》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李调动了制作漫威漫画的原班人马,如法炮制地用同样滑稽、幽默的口吻创造出《疯狂》,该杂志于1973年10月首次亮相。尽管这看起来是一个全新的项目,实际上它却可以被认为是20世纪50年代初古德曼试图尝试却最终流产了的迷你版《疯狂》杂志。

  和漫威漫画一样,《疯狂》上也印有“斯坦·李”出品的字样。《德古拉之墓》的漫画作者、黑人吸血鬼猎人刀锋的创作者马福·沃夫曼出任杂志编辑,托马斯担任执行主任。《疯狂》使用黑白插画和照片,标题里大量使用双关语和讽刺的语气。和《疯狂杂志》一样,这本杂志也专注于流行文化议题,模仿并追随电影潮流。比如,它把詹姆斯·邦德的惊悚片《生死关头》改成了《生死战》,主角是特工07-11和一系列衣着暴露的女性。除了总管杂志,李还负责给照片添加俏皮的图说。比如,当时有一篇文章谈论了风靡全美的校园裸奔。在一张照片上,两位警官将一名裸男扛在肩膀上,页脚的图说尽显李式幽默:“等一会儿他们就会发现我其实是院长!”该杂志嘲讽一切,对种族关系、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甚至是漫威自己,都进行了抨击。它们嘲笑漫威总是反复出现以少年浩克遇到的挑战为核心的剧情。

  幼时,李就喜欢看报纸上的连环漫画。所以一旦踏入漫画行业,他就开始源源不断地想出好点子。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创造了像《里昂太太俱乐部》和《维利·兰普金》这样温暖人心的连环画,只可惜它们都没能存续很久。1976年10月,李和自由职业画师弗兰克·斯普林格合作创造了《太空旅店》,这是一套为报业辛迪加创作的用来讽刺电视肥皂剧的滑稽连环漫画。该剧得名于女主角在一段诡异的三角恋中扮演的角色。她与一名已婚男子相恋,此人的妻子在蜜月时睡着了,然后再也没有醒来。

  斯普林格在“二战”中服完兵役之后,去了一所艺术学校接受专业教育,然后开启了漫画生涯,并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与漫威结缘。很快,和其他获得李喜爱的自由职业者一样,他也得到了李的亲自指导,兢兢业业地打磨出许多不同的角色。最终,斯普林格接手了《蜘蛛侠》,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都一直负责该系列的绘画。20世纪60年代中期,斯普林格在和李一起共事时说,

  李的内心有股坚定的力量:“在那时,无论你是否做漫画,怎样做漫画,以后是否还会接着做下一本,斯坦·李永远都是那个你可以一直去咨询的人。”

  《太空旅店》的故事里充满了李狂妄无礼的语言和冷面幽默的机智。漫画开始于一段恐怖的情节——主人公维拉的哥哥赫伯特自杀未遂。维拉因为得知哥哥在函授学校的成绩不及格而心烦意乱,于是转而向冲劲十足的注册会计师温思罗普寻求安慰。维拉说:“如果赫伯特被函授学校开除了,以后的日子会怎样呢……”温思罗普不动声色地说:“我们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世界需要足科医生。” 后来,当会计师面对这对赖账的兄妹时,他说:“她总是梦想着家里能出一位足科医生!”李和斯普林格以每天3组、周日8组画的形式呈现出一个滑稽的冒险故事,主角是足科医生、太空异形房地产经纪人和他患“睡眠疾病”14年之久的妻子。

  更让李称心的是,1977年,他推出了为辛迪加创作的《蜘蛛侠》连环漫画。当时,漫威每年能卖出上百万册的《蜘蛛侠》漫画书,这让李和漫威在报纸编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漫威最初计划在全美范围内的100份报纸上刊登由李执笔、约翰·罗米塔绘画的《蜘蛛侠》连环漫画,是为了吸引更多年轻读者的关注。1978年年中,大约400份报纸都刊登了该系列漫画,让李赢得了新生代成年读者的青睐。

  李不太容易适应每日连载漫画的制作要求。无论希望加入多少背景和次要情节,他每天能画的板块数量都十分有限。根据他的说法,第一个模块里不得重述,下一个模块得把故事往前推进,第3个模块必须要给读者留下悬念,一个作家怎么能习惯把一页接一页的情节全部压缩到3帧里呢。渐渐地,他还是适应了这种极简主义风格,并开始喜欢上了画连载漫画。这份工作给了他和读者互动的机会。这些热情的读者会写信对故事情节、人物动机,以及其他议题,进行详细的点评。李说:“至少我知道有人在很认真地读这些漫画。”读者们对连载漫画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李因为在其中加入了非常多的想法,以至于很难对其进行精简。

  《蜘蛛侠》每日连载漫画的流行使得论坛报业集团开始发动全面反击。它要求DC漫画公司也充分利用美国正义联盟,然后推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超级英雄》。《超人》的资深作者马丁·帕斯科是该系列漫画的原作者。曾是《巴克·罗杰斯》连载漫画最后几年(1959—1967)的作者兼画师——既效力于DC漫画公司,也同样创作了漫威《钢铁侠》和《浩克》的乔治·图斯卡和朱利叶斯·施瓦茨担任该系列的编辑。最初,这部漫画聚焦于所有正义联盟里的英雄,包括神奇女侠、蝙蝠侠和闪电侠,但它最后还是主要围绕超人展开。这款具有竞争力的四格漫画最后也在全美范围的报纸上被连载。

  谈及他富有创造力的“爬格”过程,李解释道:“一开始,我想找出一个独特的、有人情味的角度,同时加入引人注目的次要情节和一些彼得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最好的方法是问自己‘假如……将会怎么样?’”李喜欢为他的故事设置复杂的情节和矛盾,然后借势推动故事的发展,最终得出结论。他一度承认“处理蜘蛛侠四格漫画的方法和一部肥皂剧没多少差别”。李始终面临着一个无法逃避的挑战,在吸引年轻读者看每日连载的同时,也得想方设法保持年长读者的兴趣。

  卡当斯的管理层们对书的出版经验远超于漫画,所以他们自然将工作的方向往固有经验推进。李始终想要写一部小说,他在职业生涯的早期也涉足过个人出版领域。所以他想出了为漫威的所有系列写一本书,内容为简短的介绍和各种文章的合集,这迎合了他的虚荣心和日益紧迫的时间要求。

  在和纽约受人尊重的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合作后,漫威出版了“漫威炉边书”系列。该系列由李撰写、编辑,其中囊括了许多超级英雄和反派人物的故事。从1974年到1979年年底,漫威共出版了11本“炉边书”,从《漫威漫画起源》(1974年9月)到《漫威最伟大的超级英雄战争》(1978年11月)。

  读者们喜爱该系列的原因是这给他们提供了一种相对廉价又很方便的方式来探索漫威宇宙的起源(精装书价格为11.95美元,其中关于银影侠的一本售价为7.95美元)。至此,漫威才能够通过再版来重新推出旧刊。据销售数据显示:《漫威漫画起源》售出16万册,《漫威漫画之子》售出10万册,《成为恶人:漫威漫画反派》售出7万册;而1978年与画家约翰·巴斯马共同创作的《如何用漫威的方式画漫画》,仅精装版就售出了2万册。李每天晚上在完成蜘蛛侠和维拉·瓦兰特的报纸连载及其他分内工作以后,就着手创作新系列。

  1977年,李编辑了“炉边”系列中的《女性超级英雄》,这是一本聚焦于漫画中的女性英雄和反派角色的书,包括黄蜂女、女王神剑和美杜莎。这本书强调在那个年代里,漫画书中的女性超级英雄们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李表示,漫威从来没有出台过任何一项针对读者性别进行创作的政策,漫威所遵循的原则不过是为任何一个喜欢幻想和冒险的人来写故事。 然而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李尝试过为女性超级英雄们建立读者群,然后时刻关注之后的销售额。他从不将兴趣局限于发行量上,他真正关心的其实是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女性读者。

  专门为女性读者进行创作并非革命性的创举。李在《模特米莉》上取得过巨大的成功,其分支系列的受众群体也都是小女孩和年轻女性。当李和科比将女性角色带回漫威的超级英雄生产线时,前者将苏珊·斯通打造成一个拥有真正超能力的有趣角色。她不是等待被英雄拯救的弱女子,也不是配角、搭档。当然,女性超级英雄们也并非总是那么积极进取。比如,黄蜂女在复仇者联盟的初期阶段兴致勃勃地谈论托尔,到处和男明星调情,直到最终她和亨利·皮姆开始正式恋爱。

  面对人们对女性超级英雄的批判,李的回应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漫画行业的主要驱动力是销售额。发行量决定了什么系列能够发行,尤其是漫威最主要的竞争者掌控了全部分销周期。书如果销量不好,就不能在有限的名册上占据有利地位。

  “炉边书”系列是卡当斯“十年战略计划”中的一部分,它还推出了另一组旨在吸引少年读者的图书,比如《漫威最强超级英雄亲子本》(1976)和 《把你逼疯的漫威迷宫》(1978)。其中包括了一系列彩色绘本、行程薄、漫威菜谱,以及方便图书经销商用来招揽生意的日历。漫威还设计了专门用来摆放图书和期刊的货架。1977年的陈列中采用了李设计的三面彩色卡片。“蜘蛛侠”和“浩克”系列书籍与漫威英雄真人版电视剧同步发行。

  作为发行人,李只能在完成“炉边”系列和日常工作后见缝插针地进行写作。审批产品、广告文案,以及画漫画,都是他必不可少的工作。除此之外,他每月还为卡当斯的《名人》杂志撰写“出版人观点”专栏,并继续在“肥皂盒”上发表文章。李还参与了外部制片公司真人版电影的制作过程,他担任“顾问编辑或顾问制片人”,主要工作是阅读所有剧本并发表意见。

  其他写作项目也占用了李的额外时间。1979年,《斯坦·李的坏中之好》出版了。这本书是插图、精练的事实和李式无礼幽默的奇怪结合。《斯坦·李的坏中之好》收录了李之前在古德曼男性杂志中的作品。在书中,他将澳大利亚人威廉·戈尔德称为“最差劲的作者”,此人在18年里共写了15本书,但只将其中一篇文章卖给了堪培拉的一家报纸,挣到了不可思议的50美分。李最主要的贡献是他在最后开玩笑地说:“这可能还经过了漫长的谈判。”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18918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